墨然。漠然。驀然。

關於部落格
作者是烏龜,這有在追文章的人應該都知道。
因為接近大考所以這裡會暫停更新,發個什麼短篇都是詐屍(?),感謝大家不嫌棄。
  • 3280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盜墓筆記/黑花

 
 
萬籟俱寂的深夜,解雨臣躺在床上輾轉難眠。
發呆了一會,他望著窗外皎潔的月光,起身拿了件掛在衣架上的戲服然後步向庭院。
一時興起吧,他現在想唱點什麼,反正,也沒人會說些什麼。
「……千紅成燼,一夢方醒。」一曲唱畢,本該安靜無聲的庭院裡響起了突兀且響亮的掌聲。
 
「呦花兒爺,半夜好雅興唱曲兒啊。」不知何時出現的人正坐在一旁的石頭上拍著手。
修長挺拔的身材,標誌性的黑色墨鏡。
是黑瞎子。
 
「你怎麼在這?」解雨臣不以為然的挑了挑眉,「何時來的?」
怎的他就沒發現多出了個人。
 
「大概你唱到一半吧。」黑瞎子將手指壓在下唇,似乎是很認真的在回憶著。
是因為唱的太入神所以沒發現嗎?解雨臣皺眉。「沒事吧?沒事就快滾,不送。」他甩起幾乎垂地的水袖,準備回房休息。
 
「唉、再唱一首吧,剛那首再唱一遍也行的。」黑瞎子說著,抬頭望向解雨臣。
 
「不膩?」解雨臣斜眼望著黑瞎子,打算開口拒絕。
他有點累了只是精神還亢奮著,就算睡不著躺著也是好的。
明早還是要繼續忙的。
 
黑瞎子聞言,起身拍了拍屁股上沾染到的灰塵。他跨出幾步拉近他與解雨臣之間的距離,俯身在解雨臣耳邊說道,「有一種戲永遠聽不膩,」聲音聽得出明顯的笑意,「就是你唱得戲。」
Fin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